400-88-14443

顔氏家訓第四卷《文章第九》分享會

發布時間:2019-11-05

10月31日卡的科技讀書會在聖學書院舉行,會上分享了《顔氏家訓》第四卷文章第九。《顔氏家訓》的作者颜之推是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、教育家,颜之推(531年—约595),字介。颜氏原籍琅邪临沂(今山东临沂北),世居建康(今江苏南京),《顔氏家訓》通行本分七卷共二十篇,是一部系统完整的家族教育教科书。

微信图片_20191118155727.jpg

【原文】

夫文章者,原出《五經》:诏、命、策①、檄,生于《書》者也;序、述、論、議②,生于《易》者也;歌、詠、賦、頌③,生于《詩》者也;祭、祀、哀、诔④,生于《禮》者也;書、奏、箴⑤、銘,生于《春秋》者也。朝廷憲章,軍旅誓诰,敷⑥顯仁義,發明功德,牧民建國,施用多途。至于陶冶性靈,從容諷谏,入其滋味,亦樂事也。行有余力,則可習之。然而自古文人,多陷輕薄:屈原露才揚己,顯暴君過;宋玉體貌容冶,見遇俳優⑦;東方曼倩,滑稽不雅;司馬長卿,竊赀無操;王褒過章《僮約》;揚雄德敗《美新》;李陵降辱夷虜;劉歆反覆莽世;傅毅黨附權門;班固盜竊父史;趙元叔抗竦過度;馮敬通浮華擯壓;馬季長佞媚獲诮;蔡伯喈同惡受誅;吳質诋忤⑧鄉裏;曹植悖慢犯法;杜笃乞假無厭;路粹隘狹已甚;陳琳實號粗疏;繁欽性無檢格;劉桢屈強輸作;王粲率躁見嫌;孔融、祢衡,誕傲致殒;楊修、丁廙,扇動取斃;阮籍無禮敗俗;嵇康淩物凶終;傅玄忿鬥免官;孫楚矜誇淩上;陸機犯順履險;潘嶽幹沒取危;顔延年負氣摧黜;謝靈運空疏⑨亂紀;王元長凶賊自诒;謝玄晖侮慢見及。凡此諸人,皆其翹秀者,不能悉記,大較如此。至于帝王,亦或未免。自昔天子而有才華者,唯漢武、魏太祖、文帝、明帝、宋孝武帝,皆負世議,非懿德之君也。自子遊、子夏、荀況、孟轲、枚乘、賈誼、蘇武、張衡、左思之俦,有盛名而免過患者,時複聞之,但其損敗居多耳。每嘗思之,原其所積,文章之體,標舉興會,發引性靈,使人矜伐,故忽于持操,果于進取。今世文士,此患彌切,一事惬當,一句清巧,神厲九霄,志淩千載,自吟自賞,不覺更有傍人。加以砂礫所傷⑩,慘于矛戟;諷刺之禍,速乎風塵,深宜防慮,以保元吉。


【注釋】

①诏、命、策:三種文體。皇帝頒發的命令文诰。

②序、述、論、議:四種文體。前兩種主要是記敘,後兩種主要是議論。

③賦、頌:兩種文體。賦講究對偶和用典,韻文和散文交錯使用;頌主要用于歌頌,內容上多是贊美、歌頌,寫法上多用鋪敘。

④哀、诔(lěi):古代文體。哀悼死者,記述死者生平的文章。

⑤箴:古代文體。用于告誡和規勸的文章。

⑥敷:陳述。

⑦俳優:古代以歌舞諧戲爲業的藝人。

⑧诋忤(dǐ wǔ):冒犯。诋,通“抵”。

⑨空疏:沒有真實的本領。

⑩砂礫所傷:比喻細小的傷害。


【譯文】

文章都來自于《五經》:诏、命、策、檄,是從《書》中産生的;序、述、論、議,是從《易》中産生的;歌、詠、賦、頌,是從《詩》中産生的;祭、祀、哀、诔,是從《禮》中産生的;書、奏、箴、銘,是從《春秋》中産生的。朝廷中的典章制度,軍隊裏的誓、诰之詞,傳布顯揚仁義,闡發彰明功德,統治人民,建設國家,這文章的用途是各種各樣的。至于以文章陶冶情操,或對旁人婉言勸谏,進入那種異樣的審美感受,也是一件快樂的事。在奉行忠孝仁義尚有過剩精力的情況下,也可以學學寫這類文章。但是從古至今,文人多陷于輕薄:屈原表露才華,自我宣揚,顯現暴露國君的過失;宋玉相貌豔麗,被當做俳優對待;東方朔言行滑稽,缺乏雅致;司馬相如攫取卓王孫的錢財,不講究節操;王褒私入寡婦之門,在《僮約》一文中自我暴露;揚雄作《劇秦美新》歌頌王莽,其品德因此遭到損害;李陵向外族俯首投降;劉歆在王莽的新朝反複無常;傅毅投靠依附權貴;班固剽竊他父親的《史記後傳》;趙壹爲人過分驕傲;馮衍因秉性浮華屢遭壓抑;馬融谄媚權貴遭致譏諷;蔡邕與惡人同遭懲罰;吳質在鄉裏仗勢橫行;曹植傲慢不羁,觸犯刑法;杜笃向人索借,不知滿足;路粹心胸過分狹隘;陳琳確實粗枝大葉;繁欽不知檢點約束;劉桢性情倔犟,被罰做苦工;王粲輕率急躁,遭人嫌棄;孔融、祢衡放誕倨傲,導致殺身之禍;楊修、丁廙鼓動曹操立曹植爲太子,反而自取滅亡;阮籍蔑視禮教,傷風敗俗;嵇康盛氣淩人,不得善終;傅玄負氣爭鬥,被罷免官職;孫楚恃才自負,冒犯上司;陸機違反正道,自走絕路;潘嶽唯利是圖,不知進退,以致遭到傷害;顔延年意氣用事,遭到廢黜;謝靈運空放粗略,擾亂朝紀;王融凶惡殘忍,咎由自取;謝朓對人輕忽傲慢,因而遭到陷害。以上這些人,都是文人中出類拔萃之輩,不能一一全都記載下來,大致就是這樣吧。至于帝王,有時也難幸免。過去身爲天子而有才華的,只有漢武帝、魏太祖、魏文帝、魏明帝、宋孝武帝等數人,他們都受到世人的議論,並不是具有美德的君主。子遊、子夏、荀況、孟轲、枚乘、賈誼、蘇武、張衡、左思這類人,有盛名而又能避免過失的,不時也可聽到,但他們中間遭受禍患的還是占有大多數。我經常思考這個問題,推究其中所蘊涵的道理,文章的本質,就是揭示興味,抒發性情,容易使人恃才自誇,因而忽視操守,卻勇于進取。現代的文人,這個毛病愈加深切,他們若是一個典故用得快意妥當,一句詩文寫得清新奇巧,就神采飛揚直達九霄,心潮澎湃雄視千載,獨自吟誦獨自歎賞,不覺世上還有旁人。更加上言辭所造成的傷害,比矛、戟等武器猶爲慘酷,諷刺帶來的災禍,比狂風閃電還要迅速,你們應該特別加以防備,以保大福。

卡的智能在線客服

客服1
客服2
客服3
電話:400-88-14443
友情链接:快3福彩网网址  山西福彩  五分28彩票  秒速快三  福彩3d开机号  北京PK10彩票  河南福彩  幸运彩票官网app  中国彩吧更懂彩民  官方彩